深秋暖阳,街头巷尾。秋风吹得落叶满地乱卷的时候,老何头便会出现在街头,手推车上装着他“崩爆米花”的全部家当,一个小火炉,一个压力锅,一条长长的口袋。 虽说暖阳高照,但秋风吹得... 详细>>>

我家外面有一条走廊,邻居家小男孩的脚步声“啪啪啪”经常在走廊上响动,走到我家门前就戛然而止,我先听一会儿,知道又是他——大头儿。 时间长了,变成了一种诱惑,只要听到他的脚步声... 详细>>>

我想把手帕归还给你的情感, 雾,幔沙一般从山那边涌来, 坡上,覆盖着湿漉漉的水珠, 青春揉着绿色茅草, 掺着森林.泥土的芳香.淡烈, 手,遮住额头.仰望, 听童年.故乡远去的声响, 悠悠的... 详细>>>

一 北方的春天总显得短,纷纷嚷嚷的花事袖着风,噙着雨。那些爱花人比蜜蜂更勤快,撵着漫山遍野的花香。我们这个小县城,最美的春天在山里,去麦坡儿赏杏花,去麻山寺或者四角山看桃花…... 详细>>>

窗外春雨霏霏,薄雾缭绕,空气中弥漫着海风的味道。湿润的街道、匆匆忙忙往家赶的人群、丝一般的小雨让夏天慢慢在人的心里蠕动开来。 走在行色匆匆的大街上,旁边走过一个身影,恍惚中,... 详细>>>

⊙ 张炳春 一 山城一直以来都是美丽的, “踏遍青山人未老,风景这边独好”,早在八九十年以前,在这里战斗生活过的伟人,曾经这样赋词颂赞。如今,山城会昌,风景更好,山城之春越发让人... 详细>>>

我也想做大熊猫 朱海明 我在现代写作学校担任校报主编时,收到一篇投稿《我想变成大熊猫》,这题目够打人的,引起了我的关注。作者是迎秋里实验小学三年级一班的,叫祝经纬。我很欣赏这篇... 详细>>>

大话电视剧《大耕耘》 朱海明 翻开沉甸甸的史册,中华民族在几千年曲折坎坷的发展史中,曾经经历了多少巨大的苦难,而其中以灾荒和饥饿为最。多少次赤地千里,哀鸿遍野,人们啃树皮,吃... 详细>>>

笑谈虱子和毒疮 朱海明 小时候常听大人说“穷生虱子富生疮”,我就生过虱子,那时的生活环境比较差,很多孩子都挨过虱子的咬,真痒痒真难受啊。 虱子是一种寄生虫,专以喝血为生,往往藏... 详细>>>

诌议人种与体育 朱海明 前几年,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激战正酣,吸引了全世界许多人的目光,特别是同样疯狂的球迷,太疯狂了。我亦为此产生了奇特的想象和怪异的联想:一群饥饿的食... 详细>>>

军营轶事 (八)扩编的故事 朱海明 面对严峻的国际形势和战事进展,援老抗美筑路工程非常繁重非常紧张,高炮部队、地面保卫部对、后勤部队和包括雷锋团在内的工程部队,纷纷开入老挝进行... 详细>>>

水库里的故事 朱海明 20世纪六十年代初,家乡抬头营洋河水库拦洪蓄水了,宽十多里长二十多里的浩大水面展现在眼前,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水面,颇有一种烟波浩渺的感觉,那感觉好开阔啊。... 详细>>>

五月的到来,终于,一季的红尘繁华,在一场北国烟雨中得到了安宁,绿色一统天下,曾经的群芳谢后,不过是换来了山河的寂静。季有不同,春天的一季之功,却让浅夏埋葬,属于斑斓色彩的季... 详细>>>

            谷雨过后,乡野又变成了绿色的海洋。当杏树、桃树、梨树相继卸下娇艳的花装时,洋槐树则又披着美丽的花衣,带着怡人的芳香粉墨登场了。它们仿佛是商量好的,要延续春天... 详细>>>

大茂哥,是我大舅家的儿子(大舅是我姥姥的过房子),我叫他大表哥。他长的虎背熊腰,魁梧英俊,在村子里说一不二,威望很高,他爱马出名,常驾着马车出工劳动。我总喜欢把他和古代的秦... 详细>>>

移民文化公园的蔷薇大半谢了。谢得有些惊愕。 少数还残落在花萼的花片,已经软踏踏,仿佛一块被风吹上枝条的纸屑,随时就要吹走。刺条上,新生的嫩叶倒很葳蕤,捏上去似乎能挤出几滴鲜汁... 详细>>>

我和老伴连续多遍聆听歌曲《我还在老地方等你》,感动于那悠扬婉转的曲调,更感动于那深情动人的歌词。这是著名的老作家何君明歌词描述的老年女子对爱人的思念,让我们夫妻两个老年人内... 详细>>>

父亲自2017年去世后,这整整四年多的时间,母亲除了在我家住了一星期,其它都是一个人住在与父亲朝夕相处三十多年的老房子里。 那时父亲刚去世,为了不让娘感到悲伤和孤独,我把她接到了我... 详细>>>

二表姐家的女儿过几天就要出阁了,今日特意送来了几包糖果和瓜子。瓜子是葵瓜子和西瓜子混装在一起的,糖果就丰富多了。有夹心巧克力、酒心巧克力、高粱饴、玫瑰饴、栗子饴、花生酥、芝... 详细>>>

从记事起,我家门前屋后就有许多树,白杨、槐树、楝树、枹柳、臭椿,都是父亲亲手栽种的。其中最多的是香椿树,大大小小,全都笔直的生长,混杂在其它树中。 每当春天来临,香椿树的枝头... 详细>>>